購物網站大全,促銷活動
當前位置: 買得易 > 香水

探訪香水愛好者牛明昱

導讀: 之前聽說過很多嗜好香水的狂人,對香味的依戀遠超過想象。他們不是專業的芳香藥劑師,鼻子卻保持著高度敏感。沒有香味的生活,猶如在極夜里的煎熬,若...

之前聽說過很多嗜好香水的狂人,對香味的依戀遠超過想象。他們不是專業的芳香藥劑師,鼻子卻保持著高度敏感。沒有香味的生活,猶如在極夜里的煎熬,若有一絲芬芳,就覺得重見陽光。往往覺得愛收藏香水的人一定是長發披肩、 衣袂飄香。這一次遇見的香水狂人牛明昱卻是男生。

  • 荊州中學一學生遇車禍死亡 肇事車輛逃逸[圖]
  • 全國80后女生錄用老公的統一試卷”
  • 車輛投保“全險”哪些情況不給賠?
  • 曝解放軍將首登釣魚島參與建測量標志[視頻]
  • 周小川當選第十二屆全國政協副主席[簡歷]

香水愛好者

一種香氣一種似曾相識

他穿低領的T恤,用LA MER面霜,拍照的時候很在意面部的角度,愛黑色的機車夾克,還有豹紋的大床單。一進屋子,就立即被各種香氣襲擊。目光所及的臺面上,幾乎都整齊擺放著各種瓶子,攝影師要求放在陽光和燈光里拍照,他就心疼好半天,說香水最大的殺手就是陽光。

牛明昱收藏香水大約從1996年算起,那時候他還是個上初中的小朋友,喜歡花,喜歡有香味的東西,喜歡被香氣包圍的感覺,就如同穿越時空遇到愛一般,有身體和心靈的撞擊。從他意識到這一點開始,香水就自然而然進入他的生活。那一年,他擁有了人生第一瓶香水,Burberry的一只圓形玻璃瓶。那是東方花香,香味非常濃郁,現在想來覺得氣味很沖,自己也從來不用,只是閑來沒事會打開聞聞。2000年開始,是每年買3~4瓶的小規模,2007年以后,他入迷了,甚至在大學開學前拿學費買香水,他笑稱這是很丟人的回憶。自從在北京有了穩定的工作,買香水就基本是一批批訂購,很快就成了VIP,北京和上海的專柜有特別產品售賣都會給他電話。

這的確是很具規模的私人香水收藏,其中不乏有Guerlain、Tom Ford、D&G這些大眾熟知的品牌,而被他極力推薦的Serge Lutens、Jean Patou這些品牌倒是不太常見。他目前擁有的近300多瓶在使用的香水中,幾乎一半以上是比較陌生的牌子,即便是認識的牌子,具體的款在國內也幾乎買不到。尋找自己最愛的香氣,他會像偵探一樣打聽各種可以到手的途徑。

過網絡、書籍以及朋友間的交流,香水信息在嗜好者之間被積極共享。這個圈子的人都非常清楚國內香水柜臺的現狀,據他說在2000年初,內地的很多專柜還是有很多“好”香水,但現在柜臺產品都太商業化,以“小清新”為主流,不太商業的香水都沒有在國內大范圍引進。比如Guerlain的一款Shalimar(一千零一夜),現在基本只能在香港柜臺上或者國外才能買到,而這瓶香水是在他幾乎還支付不起的時候就入手了。

選味道靠感覺

“我很感性,很多人看(香水)配方,而我還是看味道。我只選我喜歡的味道。”這位香水癡人并不像圈內有些人那么講究。為了保持嗅覺的靈敏,有的人吃東西很在意,對呼吸的環境都講究,長期對鼻子高度保護,而他不會。他說在PM2.5跳表的空氣里,一樣能聞到他愛的氣味。所以一切都是靠感覺。

大多數做得極度商業的牌子,比如Burberry、CK、Bulgari、Anna Sui他近乎不再碰了。因為他害怕“撞香”,這樣會很尷尬。喜歡的味道最好有別于身邊的人,這也是他不斷尋找特別香水的動力。在秋天的午后,Serge Lutens 的八月夜桂花,以及Hermès的云南丹桂,深厚又迷人的氣味讓幸福感驟生。而夏天的晚上,從Jean Patou的JOY里穿越出來,一身玫瑰香撲面襲人,成熟又豐滿。春天的早上,帶著淡淡的香氣出門, 然后花香、綠葉香、水生調為主,比較適合氣候,比如Paul Smith的Rose,是印象深深的小清新。

因為有這么多矜貴的玻璃瓶子,他基本不喜歡搬家。選好一個地方就給他的寶貝安了家。D&G的塔羅牌系列,香味差異那么大,但他每一款都要買,要收全,Tom Ford系列也幾乎照單全收。其中一款“Noir De Noir(夜色中的夜色)”還有點小故事。他一直都盯著這款香水,在一個國外網站上好不容易看見了,就立即下訂單,可是支付的時候發現被別人搶購了。無奈之下只好買了其他兩款。隔日,他的朋友胡杏兒到北京,送給他一個禮物,打開之后,發現竟然就是Noir De Noir,心有靈犀,真的是太感激了。

這樣的收藏狂應該很喜歡別人送香水禮物給他吧?結果很出乎意料,他說最好不要有人送,因為很少有人會送到他喜歡的香水,事實上,他還是喜歡自己挑味道。像Noir De Noir這樣的偶合,實在難得。

“在巴黎你什么都能買得到,如果住在巴黎,可能就不那么喜歡香水了。”看來收藏的確有齊加尼克效應,越是得不到,越是需要。他說要是住在巴黎,可能會用香水,會喜歡,但達不到“愛”,因為少了那份難得,就少了得到后的多巴胺分泌。稀松平常難以取悅自己。

愛香水會很自然愛上香水文化,但是牛明昱并不喜歡研究有關配方的科技,在他看來那顯然太專業了。他就是一個感情的、只憑直覺選香的人。

他愛法國香水,因為多數經典的香水都產于此,浪漫迷情到達極致,比如JOY,這個在上個世紀30年代經濟蕭條時期推出的一款香水,調香師叫亨利·阿爾梅拉,據說采用了大量的天然原料,每30ml JOY至少需要10000朵茉莉和28打玫瑰,是世界上成本最高的香水。他也愛美國的香水,美國香水發達了整個香水產業鏈,雅詩蘭黛最早推出了青春露Youthdew,發明了香膏和香水搭配使用香味更持久的方法。英國香水比較有貴族感,以沙龍香水為主少有小清新,比如Grossmith, 而意大利自由奔放的小清新主產地也不可錯過,TDC一樣是他喜歡的。

香水他有怪癖,就是只買50ml裝的香水,從來不買30ml的,除非它只出100ml的。包括他收藏級別的幾乎不使用的香水,總數超過300瓶,這里面真的幾乎都是50ml的。只要歐美的打折季一開始,他的香水消費就有點Hold不住了,不到一個月時間,就要花掉數萬元,看見愛的款就情難自禁。

香水也能混搭

“最愛東方香型、動物香型,還有醛香型。小清新是最哄小姑娘開心的香,不難聞,但我也不喜歡。”除非玩小清新玩得有調調,比如The Different Company,沒有重口味的氣味,但香味的分層、取材感覺特別,還是接受并且喜歡的。但最愛的永遠是馥郁的香氣,比如他的最愛,罪惡晚香玉,它的前調幾乎是風油精的味道,有點涼悠悠的小刺激,過一會兒,風油精的味道散開,白花的香味漸漸浮上來,晚香玉越來越濃,會讓人產生欲望。

300瓶香水都在用,那他一定會在同一天的不同時刻用不同的香水。對這些味道相當熟悉才可以讓它們相互的摻雜變得不讓人反感。他說沒有什么香味是不能同時用的,也不擔心所謂香水混味的可能。氣候、天氣、環境、心情,每一樣都會影像到他選擇用哪一款。嗅覺改變心情,他選的香水一定是取悅自己的。比如有些人聞到檀香味道就不開心,那么心情不好時就遠離檀香。他曾經非常迷戀Jean Patou的JOY,以為會在任何時刻都喜歡它,但后來發現,這款香水不太適合在白天用,它太霸道,不只影響身邊人,甚至他自己有時也會感覺尷尬,所以白天在人群密集處工作時,會盡量選擇稍微柔和的香水。“我們用香水,是為了讓自己開心,并不是為了鑒賞香料分層寫科學論文,所以如果你把幾種不同香水混在一起用然后感覺非常不錯,那么,相信自己,甭管別人怎么說,你要的是瞬間的味道,不是和香水結婚。”

4款強烈推薦:

Serge Lutens

1.Serge Lutens的Sarrasins(紫茉莉),還有罪惡晚香玉。這是一個法國設計師的作品,屬于資生堂旗下的產品,全球就一家專柜,在巴黎。

嬌蘭

2.嬌蘭的Vol de Nuit 和Shalimar。

Guerlain的“Vol de Nuit”(午夜飛行),是Guerlain在1933年為紀念《小王子》特別推出的。

“Shalimar”(一千零一夜)是牛明昱的摯愛,造型復古優雅,當屬全世界最經典的香水。

3.LIU,現在基本買不到了,偶爾會出復刻版。

Jean Patou

4.Jean Patou 的JOY以及1000,這兩款是他必備的,用完必買。


文章標簽:

Amiibo | Grand Order

您可能也感興趣:

探訪香水愛好者牛明昱

彰顯貴氣-范思哲香水

車內香水、老花鏡都是隱患

法國嬌蘭小黑裙香水,呈現浪漫淡雅香氛

比伯女友性感演繹香水新品廣告,全球品牌推薦選擇

關鍵詞: (版權信息:www.410790.buzz 買得易購物大全 )
今日熱點
熱門閱讀
江苏e球彩有什么技巧